2019:AR这一年之软件和应用篇

2019:AR这一年之软件和应用篇

回顾2019年,消费级AR软件与应用依然就可以用“不温不火”来形容,为什么这么说?虽然我们看到了越多的AR游戏,但是并未带来突破性玩法和进展,甚至连Niantic重磅推出的《哈利波特:巫师联盟》AR游戏也没有达到预期效果。

当然,从软件和应用角度来看,AR技术发展无非在于算法的突破,以及与计算机视觉等相结合,例如此前的AR应用更多侧重显示部分,玩法更多侧重滤镜和虚拟图像叠加;而19年越来越多AR应用加入AI技术,通过物体识别、人脸识别等技术带来更多玩法。

巨头扎堆推平台

以苹果为例,19年WWDC推出升级版ARKit 3,不仅加入了姿态识别和动态遮挡效果,同时还推出两款配套的AR开发应用,从功能和平台完整性而言,苹果ARKit无疑是行业领头羊,发挥着代表性作用。

同时,谷歌在ARCore则是小修小补,最重要的莫过于开始支持HDR,这对于提升AR真实性有重要作用,也是谷歌强大算法能力的技术展现。

除此之外,19年行业巨头和相关公司纷纷发力AR平台建设。

2019:AR这一年之软件和应用篇

华为发布Cyberverse,其结合了AR导航、AR游戏、高精测绘等一系列视觉交互,从物理世界、通讯、到内容涉及各个层级,也可看作是华为在AR时代新的平台。

Facebook在OC6上正式公布了LiveMap平台,其可看作是一套虚实融合概念系统,是未来AR基础平台架构,它通过机器视觉和地图等技术,创建一个共享的开放式虚拟世界空间,显然这是要去对标Magic Leap的MagicVerse、华为的Cyberverse。

Niantic宣布开放自家AR开发平台:Niantic Real World平台,一是吸引更多开发者的入驻,二是融入Wayfarer、支持多人共享AR模式,支持AR实时遮挡效果,功能上开始看齐ARKit,凭借自己在AR游戏上的优势,以此自建营地摆脱苹果和谷歌约束。

商汤科技发布SenseAR 2.0平台,加入对AR眼镜、AR云技术支持。相比其他AR平台,SenseAR自身侧重于多平台兼容,也是目前国内AR平台综合平台。

开发平台方面,Unity一直在推进AR Foundation去兼容ARKit、ARCore、SenseAR等平台,其目标就是为了改善目前各大AR SDK开发不统一的难题,通过一个综合化解决方案实现兼容多个AR SDK平台,提高开发效率。

综合来看,似乎像是商量好了,巨头们2019年在AR平台上的投入得到集中的爆发。

AR游戏市场仍未打开

根据好坏消息公布法则,首先一个坏消息是,Niantic 19年重磅LBS AR游戏《哈利波特:巫师联盟》并未取得预期中优秀的成绩。

而一个好消息是,Niantic旗下《精灵宝可梦Go》在2019年的营收创下历史新高,达到8.94亿美元。自推出以来,该作总营收已超31亿美元。

2019:AR这一年之软件和应用篇

根据上图来看,《Dragon Quest Walk》营收在2019年AR应用排名第二,堪称黑马级作品。此IP历史悠久,有“日本国民RPG”游戏之称,受众广泛。

那么问题就来了, 同样火爆的《哈利波特》IP怎么放到AR游戏中收效就没那么大呢?

业内人士给出的观点是,虽然IP在AR游戏有着极佳的号召力,但玩法是不是有新意、游戏模式是否有趣以及交互性等各个方面都影响最终市场接受度。甚至,某男子坚持玩《精灵宝可梦Go》有瘦身的效果;又比如,Niantic与如美国华盛顿的一项社区活动合作,通过《精灵宝可梦Go》游戏促进大家参与活动的积极性等,这种带有社会参与度的游戏受欢迎也是有原因的。

至于国内的《一起来捉妖》显然就是一个复刻品,我认为用这种方式去做AR游戏并不会给行业带来推动,因为他的目标就是吸金,而不是关注到AR游戏行业本身。

另外一个重磅IP作品《我的世界:地球》AR游戏同样备受关注,可能是由于还处于公开测试阶段,且开放国家较少,19年并未获得太多关注,在美国地区首周下载量不及《精灵宝可梦Go》十分之一。

当然,除了这些大IP作品外,真正让我欣喜的是AR游戏形式变得更多样,例如《Avo》这种基于原创IP的作品不仅游戏内容有趣,采用半叙事+真人结合的场景,再叠加AR玩法会让整个游戏变得极为有趣,是我2019年最喜欢的AR游戏,没有之一。

最后,2019年苹果竟然还没有在国区App Store推出AR分类,这点实在搞不懂,外区的朋友已经可以通过官方AR分类找到各类应用了,国内只有羡慕的份儿。

消费级AR玩法多样化​

在AR消费级应用层面,2019年虽然没有太多突破,但也诞生了一些有意思的应用和玩法,例如谷歌把3D模型放到搜索结果页面,并且还可以直接通过AR的形式将3D模型展现出来,这种谷歌底层打通的玩法,有望加速推动3D模型在搜索的普及,甚至从一定层面扩大AR应用层面。

与此同时,谷歌地图AR步行导航功能上线,国内的百度地图也早已上线AR步行导航,不过谷歌还会通过计算机视觉技术进行精准定位识别,从而提高AR导航精准度。百度地图也在扩展AR导览景区项目,结合景区,以AR的形式进行探虚拟讲解等,提高AR互动性。

另外,搜狗地图移动端上线AR汽车导航,高德上线与天猫精灵联动的车机版AR导航,可见AR导航从步行、到车载已经逐渐铺开,这点的确领先国际市场。

2019:AR这一年之软件和应用篇

在AR营销范畴,2019年包括Snapchat、Instagram、Youtube、抖音、快手等一系列应用,都在大力推广AR营销案例。国际上的几款应用AR营销案例结合了LBS、SLAM等技术,玩法有趣,且自身就是依赖国民级的应用去推广,受众自然更广泛,这一点也需要国内的国民级应用跟进。需要说明的是,微信在19年开放WebAR能力后,并没有带来太多关注点。

与此同时,越来越多的广告主开始尝试AR营销的模式,例如快消类(可口可乐、星巴克),美妆类(迪奥、欧莱雅)、奢侈品(GUCCI)等,甚至新电影宣发预热也都在尝试AR的形式,但是国内案例依然很少,意味着市场有极大空间。

消费级AR应用中也有几个不错的例子,例如:荣耀V30手机通过拍摄纸质照片中的人物,虚拟还原以AR形式拍照;《ReplayAR》通过LBS+AR的方式让你记录不同地点的拍照,仿佛一个地图版的相册,然后以AR的形式呈现出来。

随着苹果自家《Reality Composer》,以及《Adobe Aero》两大重量级AR创作应用,也给玩家提供一个个性化AR玩法的可能,尤其是苹果生态,想要自己做一份创意的“AR礼物”,用《Reality Composer》完全可以自己搞定。

AR行业应用沉寂

行业应用此前更多是AR眼镜厂商主导,经过几年的探索,依然在开拓契合场景的过程中,这些年应用最多的还是围绕AR安防,AR检修,AR远程指导等几个核心场景。

一直以来,我们认为AR+行业应用是更高效、更经济的新科技组合,但这个组合带来的优势并没有那么接地气。当然,行业巨头们也在积极推进,微软推出Dynanmic 365平台,爱普生等众多AR眼镜厂商都推出自家AR平台,旨在简化人脸识别、远程维修等流程,降低入门难度。

2019:AR这一年之软件和应用篇

上述场景结合AR虽然见效明显,市场空间描述很大,但突破较为困难。AR眼镜设备的稳定性,佩戴舒适性等硬件部分,具体应用环节的人脸识别准确率/AR检修和远程指导的实用性,以及企业方考虑的投入产出比等等因素,每个环节都需要考虑到位,不是简单的因果关系。

因此,19年AR行业类应用依然处于探索之中,其中也有一些亮点,例如太平洋未来科技将AR眼镜应用到欢乐谷景区,扩展线下AR文旅市场;专为游泳运动员的AR泳镜模块诞生,虽然受众单一,但具备不可代替性等。

当然,我们更关注的应该是一些前沿的研究,例如BBC用AR的方式给听障人士提供视频节的字幕,这些在特殊人群中的应用案例虽然受众更少,但对社会则更有意义。

总之,垂直行业的AR应用还需加深了解,逐个击破,希望2020年AR技术的潜力能够不断被释放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