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“即刻回归”占据了这两天资讯的前排位置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比如36氪,把C标题、摘要、内容的C位都给了即刻

即刻这个APP,鲜姐属于听说过但没用过的那一类人,要不是昨天12点即刻APP恢复上线,甚至我都想不起来它竟然被下架了一年之久。

这次即刻恢复上线,让鲜姐觉得很好奇:作为一款小众的社交APP,即刻的回归为何如此轰动,甚至让很多人说出“青春回来了”这样的话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虽然但是,即刻这次“技术升级”耗时也太久了一些。

去年7月12日,上海下了一场暴雨,即刻创始人叶锡东接到了一个电话,被告知“您的网站服务器将被关闭。”

再然后,叶锡东又接到了上午刚到北京出差的COO林航的电话,林航告诉叶锡东,即刻被要求关闭服务器,从所有软件商店下架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在LatePost晚点《即刻消失的那一夜》中写到,叶锡东接到消息后,召集了在场的100多位员工开会,告诉他们,即刻可能回不来了。

“当场,一个做运营的男生开始放声大哭。”“尽管后来,叶锡东说自己当时无比淡定,但不止一位在场员工告诉记者,他手在抖,一字一顿满是哭腔。”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叶锡东网名瓦恁,他在去年7月13日发了一条即刻动态,说“镇里没人了,终于可以放下包袱说我爱你们”。“镇”就是即刻镇,这次即刻回归,H5创意也是给用户一张前往即刻镇的车票。

下面最高赞的评论是说叶锡东是“大猪蹄子”,“没人了才敢说爱我”。

即刻下架倒计时开始,他们启动了“即刻流浪计划”。他们要留下尽可能多的用户,保持联系,不要走散,员工和用户之间、用户和用户之间疯狂交换微信号,加好友,拉群,然后看着曾经活跃的圈子一个一个黑掉。

那时的即刻,日活已经破了200万,也有数据说关服前的日活达到了330万,成立4年已经融到了C+轮,是社交领域的明星公司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而关于下架的原因,至今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。

2019年开年,即刻就被央视告了,被索赔500万元,理由是“认为‘即刻’APP未经其授权,擅自向公众提供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比赛画面动图点播服务,构成不正当竞争”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即刻自己还推送了这个新闻

有趣的是,“动图点播”是央视网络自创的说法,叶锡东也直接回应表示“从来没听说过动图点播这个说法”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这件事情简直让人满头问号,鲜姐也没有再找到相关后续进展了。

2月,腾讯上线了一款叫做“立知”的资讯APP,被指复刻即刻(腾讯是即刻的股东),上架不过一天就被主动暂时下架了,至今也没有再见。即便后来即刻CEO承认这是一场误会,但已经于事无补,这又一次把即刻推到了风口浪尖。

7月5日,即刻被广东网警通报,称其存在超范围收集用户信息行为等安全问题——这被很多人认为是即刻下架的原因。

也有人认为,即刻是被对手“黑了”,对手是Soul,鲜姐写过《恶意举报对手的Soul:有趣的灵魂凶相毕露》,在它的合伙人搞恶意竞争被批捕之后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即刻的创始人叶锡东原本是谷歌的员工,做的是Google+,这是谷歌为了对抗Facebook推出的社交项目。

2014年,叶锡东回国创业,要做“最酷的用户产品”,他从家里拿了200万元,在2015年初创立了即刻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叶锡东在杭州的即刻活动上

最开始的即刻社交属性并不太明显,而是一个RSS信息订阅平台,和大多数产品不同的是会根据用户喜好进行个性化的信息推送。成立5个月后,叶锡东就见到了徐小平,拿到了天使轮投资。

随着用户量、UGC内容的逐渐增多,即刻越来越社交化,鲜姐玩了一会,觉得即刻的“圈子”有点类似微博的TAG加上豆瓣的小组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即刻的圈子

凭着对精准信息的把控、无广告植入与专注于年轻人的兴趣社区建设,即刻曾连续被互联网大V推荐,估值一度超过1.5亿美元。

下架之前,即刻也开始在做广告做植入为产品引流,甚至在工作流程上优化自身,想要做出一个C+轮产品“该有的样子”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这次即刻回归发布的是7.0产品,相比之前,即刻明显想要营造一种“即友圈”的氛围,这会是即刻社交转型的进一步深化,希望更好地满足用户自我表达和兴趣交友的需求。打开即刻就是动态和广场,这让很多老用户不太适应。

虽然在下架的300多天里,很多用户被其它社交平台分走,但大多数人都认为,这一年里并没有真正能和即刻对标的竞品出现,这次回归,即刻可以找回大部分曾经的核心用户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虎嗅上即刻相关文章的评论,有趣的是说“没有多少可比性”和“感觉有点low”的是同一个人

没有离开的还有即刻的绝大多数员工。

在即刻下架的日子里,即刻团队没有停止过孵化新产品的脚步。目前,已经有真人恋爱交友App橙、线下约会交友AppComeet面即、中文播客平台小宇宙、购物返利App快鸟返利、 好物分享社区即士多、好友组队打卡工具PingPal六款产品,收购了解散了团队的匿名社交软件一罐,还有一个即刻的替代品Yellow,在全国各地搞线下“面即”活动。

所以有人说,即刻回来了,带着它的全家桶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即刻是一个很典型的产品制胜的例子。

就像叶锡东坚信的那样,产品是有价值观的。《即刻消失的那一夜》里写到:即刻人均0.7只猫,也可能是拥有最高LGBT员工比例的互联网公司之一。在这里,多数不影响他人的行为都可以被包容,比如带宠物上班、在办公室K歌加班等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即刻的九号员工果果

即刻的社区氛围也是难得的好,相比于已经成熟的公开社交平台,明显能感觉到这里的戾气小很多,争论也没有那么刺激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这个公约真的很棒

鲜姐下载即刻之后玩了20分钟,然后发了一条动态:“我决定喜欢即刻!”

据说,叶锡东之前会给每一位即友的第一条动态点赞,不过是机器人点的,为此,负责这个程序的程序员还和他有过争论,认为这是欺骗。

在即刻下架,用户转去Yellow的这段时间,叶锡东坚持了这个传统,并坚持自己手动点赞。他也向那位程序员道了歉。

即刻还有很多有趣的小细节,比如即时有趣的tag,圣诞节给用户加圣诞帽,和2016年那个在各大社交软件上红极一时的撤回信息小尾巴:“XX撤回了一条信息,并亲了你一下”。即刻上还有一个“日记”版块,可以发照片配文字和地理位置,发布后头像上光圈会亮,别人可以点进你的主页查看,但在48小时候,这篇日记会自动转为仅你可见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在即刻,用户的获得的关注感和互动感都很好,甚至远大于其他平台。一罐创始人曾说:“即刻选择的赛道是互联网资讯聚合……看上去是一个完全没机会的赛道。我佩服它的点在于:第一,选择极小粒度的内容聚合主题;第二,主题设计相当的锐利和有趣。这两点我完全想不到,和Push结合,三者产生了强烈的化学反应,在“个性化阅读”的效果上比任何同类产品都好——而且是压倒性的优势。”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一开始,即刻就是一款因热爱而生的产品,所以它可以做到无广告这样良好的用户体验。

下架的这一年,即刻团队似乎找回了创业之初的“海盗”精神,这次回归,即刻更深刻的社交属性也昭示了他的野心。

即刻下架一年后再回归,曾经日活百万的明星社交软件还能活下去?

“小而美”是即刻的盔甲,也是他的软肋。变现渠道仍不明朗,怎么恢复并突破200万日活是急需解决的问题。保持原来“内味儿”和出圈看似是矛盾的两件事,即刻会如何权衡?

毕竟,不只资本,用户们也在期盼着有一款社交产品可以让人重新获得放松和归属感。

不知道失去了300多天的即刻能否担此大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